主页 > 银河在线投注 >

新商业文明大潮下的汽车产业升级

  [第一车市新闻]投资人彼得蒂尔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调侃互联网业:“我们想要会飞的汽车,得到的却是140个字符。”这句话大概体现了彼得蒂尔对当下社会对互联网过度获誉,而轻视制造业的不满情绪。这个问题被大量讨论,不少人对彼得蒂尔这句话不以为然,认为信息技术的进步会提升信息传播和沟通的效率,从而推动制造业的进步,这当然也没错,在今天,制造业和互联网本来也不是对立的关系,否则所谓产业升级,互联网+的命题就不存在了。特朗普也在抱怨华尔街资本逐利无度,原则尽失,过分宠爱虚拟经济。西方的精英们提出了问题,但关键是如何协同发展,共同升级?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提出了人类的三次:认知,农业,科技。其中第一次即认知是基础,历史的进步,产业的发展首先依赖于人类认知的性进化,没有人类认知的大幅度提升,也就没有后两次。当然产业的升级也要通过人类认知的提升而提升,这就需要从整个人类社会的历程来看。在我们看来这种对人类发展的认知偏工具化,并没有上升到人类文明发展进程的高度。

  姜奇平在《新文明论概略》中总结说:人类历史至今经历了三次文明。第一次为农业文明,人类在这个阶段面临的主要是温饱这种人类物种生存的基本问题,因此处于实体世界。

  随着工业的发生,人类进入工业文明,在这个阶段温饱不再是最大的问题,如何创造最大的物质价值(国家层面是GDP)是最大的命题,人类在此阶段处于以产品物质为核心的价值的世界。

  前两次文明对应《人类简史》中提出的农业和科技。互联网的加速发展,促进了信息时代的来临,这个时代的文明,我们将其称为新商业文明,在这个阶段,物质逐渐走向极度丰富,对物的追求不再是人的主要追求。相反,每个人基于自己的内心,追求人生的意义是更重大的命题。人类在此阶段处于以人生目的为核心的意义的世界,这与工业时代以物质为核心的商业文明相对。

  如果将这三个阶段人的需求放到马斯洛模型中,那么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主要解决人的生理和安全需求,而信息文明则主要完的自我实现需求。(在过渡之处,工业文明后期也解决了部分社交和尊重需求,但并不是主要矛盾。)

  商业形态基于三次文明的状态也经历了迭代,以物为中心的商业体系逐渐走向以人为中心的商业体系。信息时代催生出来的意义世界的新文明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我们看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被价值文明体系深度套牢,而中国则后来居上,产生了把握和引导这一代商业文明的历史性国运。这是中国产业升级和商业文明进阶的大方向,也是中国企业家的大机会。

  当物质商品生产不是问题,市场需求趋于饱和,制造业的产业升级命题随着服务业的大潮到来便被广泛讨论,这被普遍视为是制造业的服务化进程,也是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过渡的过程。第一次制造业的升级是制造业厂商由单纯制造产品转型为产品加服务整合供应商的进程,它首先发生在生产资料制造领域,比如卡特彼勒由机械制造厂商转型为机械制造,产品分销,供应链管理,物流体系,金融服务为核心的整合服务供应商;IBM由商用计算机制造转型为解决方案供应商,其“智慧城市”的概念提供教育,医疗,能源,交通等解决方案。这一次产业升级扩展了制造业的边界,从一定程度上更新了产业的概念。

  近十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制造业再次站在转型的十字路口。这一次的产业升级是在信息化大潮下催生的制造业服务化的进一步深化,拓展到了消费资料生产领域,重点在于商品从研发到营销到服务都需要以用户为核心,优化用户的使用和服务体验,借助互联网连接用户,并长久地黏住用户。作为目前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苹果公司在这次升级中很好地实现了以用户为核心的软硬件一体,产品连接用户的价值,完成了二次升级。后来,苹果模式引领了整个民用IT产业的发展方向。以用户为核心,软硬一体化发展,成为这个行业的基本理念。后来的云、大数据、智能硬件、AI都是这一理念的产物。

  汽车制造业可以说是消费品制造业的皇冠,它基本代表了一个国家民用制造业的最高水平,就像知乎作者冷哲说的: “迄今为止,汽车仍然是大规模生产的民用产品之中最为复杂的。汽车有数万个零件,设计寿命往往在十年以上,期间要经历风霜雨雪,夏季酷暑和冬季严寒。它要求维护尽可能的简单,可靠性则尽可能的高。而民用产品的特性则要求成本还要尽可能的低。现代工业的奇迹之一就是能把这么复杂的一个东西做得可靠性如此之高,可维护性如此之好,成本还如此之低。”这么牛的商品现在也要把舞台中心的位置让位于人。

  汽车制造业的服务化的产业升级之路应该是从美国开始的。上世纪十年代,小福特和杰克韦尔奇分别带领福特和通用,从单一汽车制造商转型为汽车制造加多元化金融服务公司,而到目前为止,这两家公司仍在进行更深入的服务化转变,原因是还不够以人为中心,服务也仍不彻底。

  而以移动互联网为特征的信息时代的来临,同样让汽车制造业面临新的挑战。在2015年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宝马奥迪等欧洲品牌共同发声要从制作商变为汽车出行服务商,可以看出汽车制造商对于自我升级转型的迫不及待和不约而同,但是口号并不解决实际问题,人们并没有看到产业升级的清晰的路线图。

  前不久有一个新闻,滴滴与12家汽车厂商达成战略合作,共建未来新能源共享汽车服务体系。在这个模式中,12家制造业厂商成为了滴滴向用户提供服务的工具,成为了滴滴的供应商。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如果自己的产业升级就是为共享经济平台提供工具,那这升级也来得太简单和廉价了。服务就是服务,租赁就是租赁,可共享是什么?这仍是个问题。这应该是阶段性的现象,在这样的模式中,汽车企业自己并不是产业升级的主导者,命运也就不掌控在自己手中。

  在消费领域,大概可以分成两类生活资料,一类建立在物权的基础上,用以满足我们的使用和心理价值,有很强的财产属性;另一类不以物权控制为前提,仅满足我们的使用价值,它的本质就是工具。前者是物权经济,后者是服务经济;前者的目标是让你的人生更美好,后者的目标是让你的生活更便利;前者是化学反应,后者是物理反应。

  你买一辆车要买你喜欢的品牌和款式,你穿衣服要穿符合你个性的品牌和样式,这些生活资料,它们体现的是你的品位和个性。而你租用轨道设备或无人机用来拍摄影像,你叫车载你去约会的地点,这些生活资料,它们仅仅是你完成一件事的工具而已,它们并不代表你。

  享受美好生活是人的权利,人的消费需求非常复杂多样,在不同的消费领域和场景下,需要不同的生活资料来满足。微观的个人消费经济下大多是化学反应,不能仅从效率原则去算计,不能用数学去解决化学问题。生活的内涵丰富多彩,人生的意义广博深远,一切都不可计量。

  所以,对于汽车制造业来说,产业升级并不是物权生活资料全部变成所谓共享生活资料,而是围绕自己的本身优势,如何持续地提供更好的生活资料以及延伸服务,让人们享受到更好的生活来实现,降级消费对供需双方都是陷阱。

  制造出产品是商品经济的第一步,如果没有产品,淘宝上就没有东西可卖,百度就没有广告需求,就连腾讯的游戏也没有运行的载体,那么它们的商业模式就是空中楼阁。

  互联网可以加速制造业的发展,不管是计算虚拟化生产,BI,还是3D打印等技术,它们都是为了提高制造业的效率,而非代替工厂制造和生产产品。互联网当然重要,但它是催化剂,这一点不能本末倒置,比如汽车制造业的使命首先是如何造出更优秀的汽车,提升人们的出行效率,让人们更好地生活,其次再是如何利用互联网提升产业运行效率。当下中国汽车行业生存发展的硬道理仍旧是保产能、保物权消费、保用户,与此原则违背的念头都非常可疑。

  高度智能化的无人驾驶汽车最终归宿是公共交通工具。汽车也将不再是现在的私人产权商品,汽车产业会有另外的升级模式。此文不对几十年后的事情做过多猜想。

  对于汽车制造业来说,在大部分时候都只是制造产品并销售给用户,一旦用户使用了产品,便跟制造公司脱离了关系。虽然不少汽车制造商都喊出了一个口号:转型为出行服务供应商,但运营产品也好,运营服务也好,他们需要解决的最本质的问题以用户为中心,实现产品和用户的连接,运营产品和服务的最终目标是为了运营用户。

  苹果公司之所以能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是因为其两次转型都获得了成功。第一次转型它从PC制造商转型为产品加服务供应商,代表为iPod+音乐服务;第二次转型在此基础上又利用iPhone连接用户,形成iPhone加APP Store的生态,持续连接用户,并提供产品和服务。苹果的每一个产品和服务,iPhone, APP Store ,iCloud都连接了用户。互联网是制造业与用户之间的纽带,以用户为中心,连接和运营用户,这同样是汽车产业服务化升级的最重要的价值和方向。

  汽车制造业的升级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应遵循制造业升级的总体路线,由单纯制造和销售产品,转型为以用户为核心,借助互联网,实现用户连接,持续性地提供更好的产品以及服务,更高效、更便捷地实现用户个人价值的商业模式。这其中,汽车行业需要完成商业要素在以人为核心的基础上的重组,致力于打造中国汽车产业互联网的行圆汽车将其归纳为7大要素:商品流,服务流,用户流,信息流,场景流,数据流和资金流。

  在消费者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消费路径上,汽车产业应该在消费者的购买阶段(信息流,场景流),支付阶段(资金流),服务阶段(服务流),线验阶段(商品流)提供最便捷的服务。比如在某一场景中完成兴趣到消费转化过程,提供各种形态的产权或使用权交易,辅以各种形式的消费金融方案,最后再完善各种售后服务,最大程度上降低消费者的消费难度,完成消费服务闭环,达成价值兑现最大化。长期来看,在整个消费路径中,通过打通全路径数据(数据流),实现精准产品营销和售卖,完成以用户为中心(用户流)的终极目标。汽车产业链逐步由卖方市场时期形成的串联结构向产业分销并联结构和网联结构发展,并首次由需求侧而非供给侧牵引,即人们常说的C2M。整个汽车产业的智能化运行是实现这一切的基础。

  钢基制造业是商品制造的基础,硅基互联网是提升产业连接和流转效率的中介平台,碳基人对幸福的追求是产业发展的最大推动力和最终目标,自我价值的物质需求和自我存在的意识追求,只有钢硅碳三基和谐结合,才能正确促进商业和经济的发展,这应该也是实现产业升级的正确方向。

  一个国家产业升级的历史一定程度上也是这个国家推动和建立自己商业文明的历史,100多年前工业驱动了西方主导的工业文明时代。今天,信息将驱动全球走向信息文明时代,也就是姜奇平说的由价值的世界向意义的世界的进阶。这个进程将是理性导向的物质世界,向生命意义导向的生活世界的转变。推动经济由物质的、效率的、价值的世界走向文化的、意义的世界。当效率不是问题时,那么意义就是问题。在这其中,一个国家原生的文明与信息技术的发展是相互促进的关系,新的文明是去掉一切杠杆的最好方法。

  中国面临着一个伟大的历史机遇,应该当仁不让的继承和完善自己的原生文明,并且借助信息技术推动和建立自己的商业文明,率先完成信息化文明升级,这也应当是中华民族为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做出的新的伟大贡献。(邵京宁 寻空)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文登传媒网 — 汽

国汽车业抢占新能源“风口”

大众设立新e-mobility部门 加

报告:2018年中国市场需求2998

国智能汽车迎来真正“风口